彬州“拖欠800多万” 跨省举报一年没解决?_睚眦之怨

李洪志近况

2019-05-30

我为宅狂彬州“拖欠800多万” 跨省举报一年没解决?_虚竹的母亲

119消防

砸明火是什么意思

彬州“拖欠800多万” 跨省举报一年没解决?_睚眦之怨

原标题:  作者:陈广江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消息,针对媒体反映的签单5年,陕西彬州市委市府被指欠邢台国资委下属酒店八百万的问题,陕西省纪委监委已成立调查组进行核查。据报道,河北邢台市国资委举报称,2013年初至2018年2月,陕西彬县(今彬州市)县委、县政府严重违反八项规定,大吃大喝,顶风作案,违规招待,超标接待,欠下850多万元招待费。  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举报。

首先,举报者和被举报者身份特殊。与酒店或民众举报基层政府打白条大吃大喝不同,这次举报事件发生在党政机关之间,而且两者分别属于不同的省份,相距千里之遥。  其次,举报内容非同小可。

邢台市国资委《关于彬县县委县政府违反中央八项规定违规接待长期拖欠彬州花园酒店巨额招待费的举报信》称,5年里,原彬县县委、县政府严重违反八项规定,大吃大喝,违规接待,超标接待,以打白条的形式掩盖欠款真相,并向酒店方施压,导致酒店经营困难、敢怒不敢言。

  再次,举报方式和举报过程耐人寻味。

早在去年2月27日,邢台国资委就以红头文件形式向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出这封举报信,但之后彬州方面仅结算了少量欠款,目前还欠600余万元。

换言之,邢台国资委跨省举报一年多,彬州拖欠800多万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一个地级市政府部门和一个县级市市委市政府,就这样掐上了。

吃瓜群众难免疑惑:究竟是邢台国资委被逼无奈、忍无可忍,还是两者之间存在解不开的仇疙瘩,才导致了这次罕见的跨省举报事件?这次邢台国资委剑走偏锋诉诸媒体背后,又会牵出多少老问题、引发多少新问题?耐人寻味的是,27日晚,彬州市委宣传部一负责人表示,自己之前真没听说过这事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这显然不是一起简单的政府赖账不还事件,即使还清了全部欠款,背后牵涉的违纪违法问题也必须查清。

在长达5年时间里,基层党委政府顶风作案,大搞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盛行,欠下巨额招待费赖着不还,严重伤害了政府的形象,理应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和惩处。

  有个细节值得一提,举报信指出,850多万欠款是时任彬县县委书记任职期间违规招待、恶意拖欠所造成的。

这相当于变相指名道姓举报了。

这名被举报丧失了党性原则的地方主要领导,有无责任、该担何责等问题需要一个说法。

  这次跨省举报的水有多深?据报道,河北邢台和陕西彬县曾卷入一场百亿矿产争夺风波,早在几年前多家媒体曾以河北陕西争夺百亿矿产:政府民间齐上阵为题进行报道。

报道显示,邢台国资委、彬县方面曾展开过漫长的诉讼争夺和谈判,很多民众亦牵扯其中。

当然,百亿矿产争夺案与这次跨省举报有无关联,尚需调查。

  邢台国资委这封已诞生一年有余的举报信,清晰明了地写着违纪违法线索,期待相关部门一查到底,给社会一个交代。

同时,对于两地之间历史上的恩恩怨怨,相关部门要尽快拿出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而不能养痈遗患、放任自流,否则可能造成难以收拾的尴尬场面。